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野村夫诗意博客

每一天的阳光 共同与你守望

 
 
 

日志

 
 
关于我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梦遗失在塞外边关(组诗)  

2012-11-15 11:36:50|  分类: 诗词歌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梦遗失在塞外边关(组诗)

/毕俊厚

 

O坝上的回忆

 

用粗糙的手掌撕开尘封的相片

记忆里的咸,淹渍心口的苍白

几次写到坝上,秃笔的速度在放慢

灵感和跳动的心脏都在疼痛,都在互相咬啮

 

这片土地,我旧时的棉袄,遮不住风寒

一勺黄昏之水,竟让我喝了许多年

压在心头的淤泥,无法清除

故乡,像一枚锈红的铁钉,牢牢地钉在二千米的高度

 

路,随处可见。然而,又无处可见

我迷失在这里,大半生没能拔出深陷的双脚

 

坝上,一个特定的术语,因为血缘,还有那柸土

牵走了我的魂灵

至今,马蹄叩击的声音仍在睡梦中时隐时现

 

 

O    

 

说到坝上,那道天堑。一根累驼的脊梁由心口漫延

从塞汗,木兰围场到狼窝沟,花台,甚至更远更远

 

盲肠上的几粒毒瘤,割断迟缓的脚印

割破望眼欲穿的视线

 

现在一个动听的名字,人文景观,为你涂脂抹粉

乌金项链,锁紧坝上坝下的隘口

像彩虹,鹊桥,搭建一座座幸福的天梯

让目光与目光对接,让心灵与心灵交谈

 

 

O察汗淖儿也有一片汪洋

 

一个不知名的淖儿,比碗口大

却盛满了坝上人的淳朴和善良

 

在祖母眼里,淖儿是她的命根,闪烁着耀眼的白

先祖的阴骨,祖父的衬衫,如盐巴的颜色

流失的是岁月,沉淀的是苦难

以盐巴的成分渗透在血液里

渗透在每一个晨钟暮鼓

 

母亲的眼里,那个淖儿碧波连天,香瓣尽撒

一个天然的瑶池,天鹅,仙子的宿地

坝上的女人滋润着,妩媚毕现

 

现在,这个淖儿如阿炳,死亡了泪腺

只有胡笳声弹破尘土,弹出一行行泪痕,挂满腮边

 

大西风横扫淖儿口,呜咽着一直传到千里之外

游走口外的故人,无论身子漂泊多远

那个淖儿像影子,在他们心里还是汪洋一片

 

 

O狼窝沟怀想

 

烽火平息,狼烟跌落谷底

嘶鸣的战马随烟尘滚滚而去

一场战役了结一场游戏,狼窝沟平静了

 

艰难的喘息被汽鸣声一压再压

山头白旗猎猎,早已偃旗息鼓

现在,目光所及一架架银色羽翼,与风共舞

 

狼毒花红了山巅,一簇簇,似火焰,是鲜血

车过沟顶,一座丰碑钻入云端

 

我默然合十,心念诵经,祈祷地下的英灵

但我不知道,此刻,他们是躺着还是站着

是沉睡还是侧耳聆听

 

 

O我的梦遗失在塞外边关

 

为了一粒麦子,我行走江湖,身不由己

为了一滴水,我葡下身子,咸涩的汗,流满江河

 

我的使命就是完成一只蚂蚁的夙愿

在我终了的时候,白骨通过千百里驿站

无论陆路,水路,还是航空线,抵达那片瘦土

抵达那棵低矮的柳树,入土为安

 

我的梦遗失在塞外边关

每次,我闻到土香,翅膀的螺丝开始松动

我必须拧一把,必须沿着候鸟的路线一路返回

 

 

作者:毕俊厚

通联:河北省尚义县甲石河乡万家福超市

邮编:076781

QQ504420697

邮箱:hbzjksybjh@163.com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
阅读(159)|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