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野村夫诗意博客

每一天的阳光 共同与你守望

 
 
 

日志

 
 
关于我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网易考拉推荐

两种声音(二首)(原创)  

2011-12-15 21:36:50|  分类: 诗词歌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毕俊厚

O铡草的声音

早些年
我总喜欢托着下巴
看父亲母亲铡草

父亲提起锋利的铡刀
一下一下铡断贫穷

母亲将日子码的整整齐齐
掌握着人生的尺度
衡量着邻里的关系

草在一寸一寸推进
日子在一天一天铡短

 

远山一座紧挨一座

父母拉长的身影

多像老树和藤在相互扶搀

 

夫唱妇随
那“哼哧,哼哧---”
铡刀吃草的声音
养壮了一群群牛羊
养硬了儿女飞翔的梦境

父母的脸颊
在铡草声中
磨砺成刚毅的刀脊

多少年过去了
这种声音响在耳边
痛在心里

O磨镰的声音

一块比父亲还消瘦的磨刀石
一截比母亲还苍老的榆树墩

秋刚露头
父亲急匆匆蘸一瓢月色
将日子磨了又磨

“开镰不等人----”
父亲的话掷地有声

他埋倒身子
让镰刀和磨石使劲亲吻

雪白的刀锋
哈达般披向秋天

母亲水汪汪的双眼
荡起暖暖的春

那“嚯,嚯-----”的磨镰声
由远而近
一直住到我的心里
听了又听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